壹生大学

您是否为医疗卫生专业人士?

是,进入观看

否,退出

同意

拒绝

工作人员正在审核中,
请您耐心等待
审核未通过
重新提交
完善信息
{{ item.question }}
确定
收集问题
{{ item.question }}
确定

聚焦学术动态,解读2021年“OFS共识”的更新要点

2022-06-08作者:商务二部-刘娟经验
乳腺癌非原创
*仅供医学专业人士阅读参考

“OFS共识”更新迭代,盘点2021年新版共识值得关注的重点。



2021年12月31日,《中国癌症杂志》在线发表了《中国早期乳腺癌卵巢功能抑制临床应用专家共识(2021年版)[1]以下简称卵巢功能抑制(OFS)共识。2021版OFS共识是在既往共识(2018版)[2]的基础上,根据大家关注的、最新的一些临床研究结果,同时基于全国众多关注这一领域的著名专家们的共同讨论制定而成,新版共识对相关问题做了一些修改,主要包括新增章节和原有章节更新,本文将部分内容整理如下。

新版共识新增章节

▌ 鼓励绝经前患者在雌激素充分抑制的前提下参加临床试验

基于美国FDA发布的指南,所有制药企业如果申报乳腺癌治疗药物,主要是内分泌治疗药物,不再将乳腺癌分为绝经后和绝经前,即希望绝经前的乳腺癌患者能够尽早进入到有效的药物临床试验中,早参与治疗就有可能早获益。目前我国约有60%的患者在诊断时为绝经前状态[3]需要重点关注这部分患者的需求,大部分专家认为使用卵巢功能抑制剂后的绝经前患者可按照绝经后治疗原则进行内分泌治疗,或进入绝经后患者的相关临床试验,但也有一部分专家认为仍需要针对绝经前患者单独开展相关临床研究进行探讨。

新版共识主要更新章节解读

一、OFS获益人群

1.中高危判断标准适用范围较前扩大

在术后复发风险分组方面,新版共识将ER/PR状态单独列为判读要点,且中危患者的转移淋巴结分类情况有较大的变化,由原来的“阴性或1-3枚阳性”变成“不符合低/高危定义的其他情况”,并且在其他情况方面不同风险组做了相应调整,尤其是高危患者,当转移淋巴结为1-3枚且ER/PR阳性时,其他情况的判别要点更加丰富,由单纯的HER2阳性变成“组织学Ⅲ级;pT>5 cm;HER2阳性;多基因检测高危”任意符合一个条件即可。

表1.乳腺癌术后复发风险的分组(2018版)

image.png


表2.乳腺癌术后复发风险的分组(2021版)
image.png

2.新增使用AI代替SERM治疗的绝经前患者,需要同时接受OFS治疗

两版共识均推荐中高危绝经前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接受OFS的内分泌治疗,但在低危患者治疗推荐方面,新版共识推荐雌激素受体调节剂(SERM)单药治疗,代替原来的他莫昔芬单药治疗。并且新版共识强调使用芳香化酶抑制剂(AI)代替SERM治疗的绝经前患者,需要同时接受OFS治疗。这可能是因为多项中国和亚洲其他国家的回顾性研究数据显示[4]亚裔人群中存在部分对SERM代谢障碍的患者(例如CYP2D6*10 TT型),即使临床中低危患者,也往往表现出对SERM耐药,需要使用AI等代替内分泌治疗策略,而鉴于SOFT研究和TEXT研究的联合分析[5]等系列结果已经证实OFS联合AI的治疗获益,因而如为绝经前患者使用AI,也需要同时联合OFS。

image.png

图1.绝经前激素受体阳性早期乳腺癌的辅助内分泌治疗临床路径(左:2018版;右:2021版)

3.新增ASTRRA研究证据,OFS联合他莫昔芬对于术后辅助化疗后月经恢复患者具有显著治疗获益

韩国乳腺癌研究小组开展的Ⅲ期ASTRRA研究[6]中,纳入了雌激素受体阳性、年龄小于45岁、既往接受过(新)辅助化疗且未绝经或后续恢复卵巢功能的早期乳腺癌患者,评估他莫昔芬(5年)+OFS(2年)对比他莫昔芬(5年)的疗效。该项研究在最后一次化疗后3个月内进行卵巢功能基线评估,并每6个月进行一次卵巢功能评估,持续2年,当评估为绝经前患者时进行随机分组。对化疗诱导闭经的患者先给予口服他莫昔芬。结果显示,在5年他莫昔芬治疗的基础上联合2年的OFS,相较于他莫昔芬单药治疗,能显著改善DFS(5年DFS 91.1%vs 87.5%),并降低31%的复发风险,OS(5年OS 99.4%vs 97.8%)也得到显著改善,死亡风险降低69%。并且研究中90%以上的患者在化疗结束2年内从闭经恢复到绝经前状态。该研究表明,OFS联合他莫昔芬对于术后辅助化疗后月经恢复患者具有显著治疗获益。

二、GnRHa最佳疗程

▌ 新版共识指出GnRHa标准辅助疗程5年

新版共识指出GnRHa辅助内分泌治疗的标准疗程应为5年。完成5年联合OFS的内分泌治疗后,如未绝经且耐受性良好,推荐继续5年联合OFS的内分泌治疗或5年SERM治疗。低危选择OFS替代化疗的患者,可考虑OFS联合内分泌治疗时长为2年。而旧版共识建议GnRHa辅助内分泌治疗的疗程为5年,短于5年但超过2年的应用也有获益。

上述变化主要是因为新版共识在既往基础上参考了更多新的研究证据以及国内外指南推荐,比如CDK4/6抑制剂在早期激素受体阳性高危乳腺癌患者(包括绝经前和绝经后)中开展的monarchE研究[7]、PALLAS研究[8]和PENELOPE-B研究[9]选择的标准内分泌治疗对照组的治疗时长也是至少为5年。并且由于没有GnRHa不同治疗疗程的对比研究,基于内分泌治疗延长治疗的理念及SOFT/TEXT试验[5]的长期随访结果,建议辅助GnRHa的标准疗程为5年[1]。此外,2015年《ESMO原发性乳腺癌诊断、治疗和随访临床实践指南》和《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诊治指南与规范(2019版)》推荐的GnRHa疗程为2-5年。而2021年St.Gallen专家共识、2016年ASCO关于OFS的指南更新以及2020年BCY4指南推荐的疗程为5年。

完成5年OFS标准治疗的患者,后续延长治疗的研究证据缺乏,2021年St.Gallen大会针对这一议题进行投票,结果显示已完成5年OFS+SERM治疗的患者,如果仍处于绝经前状态,41%的专家组成员推荐继续OFS+AI,45%的专家组成员推荐继续他莫昔芬治疗5年。2021年CSCO指南对于完成OFS+AI初始5年治疗未绝经,耐受性良好者,推荐使用SERM 5年或OFS+AI 5年。

新版共识的5个“不变”

一、OFS方式和选择

GnRHa能够迅速降低女性血清雌激素水平,达到绝经后状态,停药后这一作用可逆。因卵巢功能抑制剂现在均已进入医保,考虑到手术的有创性和不可逆性,以及放疗效果有限,因此建议将药物去势(GnRHa)作为绝经前激素受体阳性的早期乳腺癌OFS的首选。

二、OFS联合方案的选择

对绝经前激素受体阳性早期乳腺癌的中危和高危患者,或STEPP分析的较高风险患者推荐OFS联合AI治疗,OFS联合SERM治疗也是合理的选择。对存在SERM禁忌证的任何风险级别患者,推荐OFS联合AI治疗。

三、GnRHa用药时机

根据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化疗前的卵巢功能状态,决定辅助内分泌治疗方案。已接受化疗患者不推荐确认卵巢功能状态后再使用GnRHa。

四、GnRHa辅助治疗的安全管理

与患者充分沟通可能的不良事件,选用合适的药物去势治疗方案。合理的安全管理能够有效缓解不良事件症状,增加患者治疗的依从性。

五、雌激素水平检测

对于接受药物去势的患者,不常规推荐在药物去势治疗过程中监测雌激素水平并根据检测报告来决定是否继续药物去势。但在药物去势后,怀疑不完全的卵巢功能抑制时[包括改变用法如注射人员缺乏该药物熟练注射经验,更换剂型,或出现某些可能提示卵巢功能恢复的生理变化如月经恢复和(或)更年期症状的周期性波动时],可以进行雌激素检测。

总结:

2021版OFS共识将近几年所有有关OFS的循证医学证据进行了总结和更新,希望为绝经前乳腺癌患者提供更好的服务。
 

参考文献:
[1]中国早期乳腺癌卵巢功能抑制临床应用专家共识(2021年版)
[2]中国早期乳腺癌卵巢功能抑制临床应用专家共识(2018年版)
[3]FAN L,STRASSER-WEIPPL K,LI J J,et al.Breast cancer in
China[J].Lancet Oncol,2014,15(7):e279-e289.
[4]Lan B,Ma F et al.Int J Cancer 2018,143:184;J Clin Oncol.2007 Sep 1;25(25):3837-45;Ann Oncol.2008 Aug;19(8):1423-9.
[5]FRANCIS P A,PAGANI O,FLEMING G F,et al.Tailoring adjuvant endocrine therapy for premenopausal breast cancer[J].N Engl J Med,2018,379(2):122-137.
[6]NOH W C,LEE J W,NAM S J,et al.Role of adding ovarian function suppression to tamoxifen in young women with hormone-sensitive breast cancer who remain premenopausal or resume menstruation after chemotherapy:The ASTRRA study[J].J Clin Oncol,2018,36(15_suppl):502.
[7]Johnston SRD,Harbeck N,Hegg R,et al.monarchE Committee Members and Investigators.Abemaciclib Combined With Endocrine Therapy for the Adjuvant Treatment of HR+,HER2-,Node-Positive,High-Risk,Early Breast Cancer(monarchE).J Clin Oncol.2020 Dec 1;38(34):3987-3998.
[8]Mayer EL,Dueck AC,Martin M,et al.Palbociclib with adjuvant endocrine therapy in early breast cancer(PALLAS):interim analysis of a multicentre,open-label,randomised,phase 3 study.Lancet Oncol.2021 Feb;22(2):212-222.
[9]Loibl S,MarméF,Martin M,et al.Palbociclib for Residual High-Risk Invasive HR-Positive and HER2-Negative Early Breast Cancer-The Penelope-B Trial.J Clin Oncol.2021 May 10;39(14):1518-1530.


本文由阿斯利康提供支持,仅供医学专业人士参考。
审批编号CN-95127有效期至2023-4-28


200 评论

查看更多